摘要: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比例连续六年保持在4%以上。教育经费总投入的持续增长,也体现了国家实施科教兴国战略的坚定信念。

近年来,随着文化教育重视程度的不断提高,我国针对教育行业的经费总投入也在持续增长。据教育部统计,2017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达42557亿元,比上年增长9.43%。2017年全国国内生产总值为827122亿元,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为4.14%。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比例连续六年保持在4%以上。

教育经费总投入的持续增长,也体现了国家实施科教兴国战略的坚定信念。

万亿教育经费,到底用在了哪里?

教育经费的分配结构指教育经费在各级各类教育之间的分配比例。该指标反映的是在教育部门内部如何在各级各类教育之间进行资源配置,即总教育支出中各级各类教育经费应各占多大的比例。而教育经费的倾斜程度,也能够明显的看出国家对于未来教育发展方向的重视程度。

2017年,教育部发布的2017年全国教育经费统计快报显示,教育经费在各级教育间的分配情况如下:

2017年全国幼儿园、普通小学、普通初中、普通高中、中等职业学校、普通高等学校生均教育经费总支出情况是:

从教育经费在各级教育体系当中具体分配的状况来看,义务教育在整体当中所占的比重始终是最大的。根据2016年教育部所发布的全国教育经费统计快报显示,义务教育的经费支出达16583亿元,占总体的52.8%;而在2017年,全国义务教育经费总投入为19358亿元,比上年增长9.96%,占教育经费总额的45.49%,义务教育投入绝对数增大,总体蛋糕也在做大,显示出国家对于义务教育的重视以及相关扶持政策的倾斜。

学前教育发展迅猛,受重视程度明显提高

结合2016年的数据来看,2016年全国学前教育经费总投入为2802亿元,比上年增长15.48%,而在2017年,全国学前教育经费总投入为3255亿元,比上年增长16.11%,学前教育经费始终在各级教育体系当中保持着最高的增幅,增长迅猛。但是从其整体所占教育经费的比例来看,仍然存在着较大的提升空间。

在地区分配方面,教育经费的支出则明显向中西部地区和农村方向倾斜。

从区域看,中央财政教育转移支付资金重点支持中西部地区以及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和贫困地区。2016年,中央财政教育转移支付资金的84%左右用于支持中西部地区。地方财政性教育经费中,东、中、西部地区分别为11718亿元、8813亿元和8329亿元,中西部地区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全国(不含中央本级)的比重约60%。中西部地区省份自治区的预算状况也显示出了对于该片区域教育重视程度的逐步提高。

2019年2月13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明确要把职业教育摆在教育改革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政策指出,要优化教育支出结构,新增教育经费要向职业教育倾斜,中等职业学校生均财政拨款水平可适当高于当地普通高中,高等职业教育生均财政拨款水平达到12000元的基础上,经费重点向改革,校企合作,同时积极鼓励社会力量捐资、出资兴办职业教育,拓宽办学筹资渠道。

国家教育经费向职业教育的倾斜,也明确表示了国家对于职业教育领域重视程度的提升。

不过在使用过程中,我国的教育分配方向也显示出了一些问题。我国教育经费持续增长的同时,在实际进行分配使用时,却在高校内部存在着一定的“重硬件轻软件、重支出轻绩效”的问题。我国教育经费中用于人员的比例偏低,国际上,高校人员支出占比大概是60%左右,中小学是80%左右;我国高校人员支出比重在40%左右,中小学是50%左右。教育经费的使用效益和分配方式还有待提高。

蛋糕做大,教育培训行业应注意什么?

根据国家所进行的教育经费划拨的状况,对于教育培训行业来说,未来发展方向中则呈现出以下几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值得教育培训行业进行注意。

1.学前教育发展迅猛,增速明显

实际上,国家对于教育经费分配方向的倾斜,是与我国的现实国情紧密相连的。

在2015年我国正式提出实行“全面二孩”政策之后,全国实施效果非常明显。2016年年末,我国全年出生人口1786万人,比上年增加130多万,出生率为12.950,创下近15年最高的人口出生率。二胎政策的全面开放带来了数量庞大的婴儿潮,而这些婴儿也使得学前教育发展更加受到关注,并随之带动相关教育市场需求进一步增加。

对于教育培训机构来说,学前教育行业仍然有相当的发展潜力,在最近三四年当中,可能行业整体会有较大增速。

2.课外辅导政策收紧,准入门槛将逐步提高

国家持续重视义务教育,将其作为教育经费投入的重中之重。随着校外线下培训机构及线上机构整改的政策趋严,课外辅导类机构之间的教育竞争发展会越发激烈,在这种状况之下优胜劣汰形势明显,进入市场资历较长、教学质量高、性价比高的辅导机构逐渐品牌化将占据头部优势,并逐步向三四线城市下沉,三四线城市小规模的个体性经营机构散户可能会面临被吞并的危险,需尽快树立自身口碑和扩大经营规模。

从另一方面来看,课外培训的需求依然存在,目前已有多省市出台学校课后服务相关管理办法,一些地区表示会提供一定的财政经费补贴,联合专业的第三方机构提供服务,教育经费可能在这一块上有所倾斜,由于“最严减负令”的影响,对于艺体类、素质教育类的培训机构来说是一个打入校园B端市场的好机会。

3.消费区域向中西部三四线城市下沉

从各省市发布的相关数据来看,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增长率最快的省、自治区分别为西藏、河南、云南。西藏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增长率达到23.05%,河南、云南分别为15.78%、14.42%。西部地区的贵州和宁夏增幅也较大,超过10%。

而从教育经费总体划拨的方向来看,中西部也一直是国家所关注的重点。在一二线城市教育培训发展日渐激烈并且趋于饱和的态势之下,未来教育发展行业的消费区域将逐渐向中西部下沉,挖掘中西部三四线城市教育培训行业的发展潜力。

4.职业教育领域发展通道拓宽

从国家最近颁布的相关政策来看,国家对于教育经费运用加强了向职业教育方向的倾斜,也表明了国家对于职业教育的重视。对于与职业教育相关的学校建设、专业建设、师资培训、职业资格证考试培训、实习、就业招聘等细分赛道,这种资源的倾斜和利用也有利于拓宽职业教育领域发展的通道,明确和优化社会资本进入职业教育发展的发展道路,对于学校和企业的合作来讲,也有着较大的发展空间。

国家对于教育经费总投入的持续增长,对于教育培训行业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在竞争过程当中,如何抓住未来教育培训行业发展的走势,顺应教育发展方向的潮流,树立起自己的竞争优势,值得教育培训企业进行深思。

本文由【EDU产业观察】投稿,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与鲸媒体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