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日,教育部召开2019年首场“1+1”采访发布活动,介绍2018年全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有关情况。

鲸媒体讯(文/路畅)今日,教育部召开2019年首场“1+1”采访发布活动,介绍2018年全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有关情况。

据教育部教育督导局局长田祖荫介绍,2018年,督导评估认定18个省(区、市)的338个县中,宁夏、新疆兵团、江西、山西、贵州5个省(区)整体通过认定。截至目前,全国有2717个县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占全国总县数的92.7%。中西部地区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的县数比例达到90.5%。有16个省(区、市)整体通过评估认定。

均衡发展效果更加显著

田祖荫介绍,经过努力,全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取得了明显成效。

首先是政府主体责任有效落实。各地把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列入省级社会经济发展总体规划和重要议事日程,作为改善民生和脱贫攻坚的重要任务。

一方面,学校办学条件不断改善。据不完全统计,自2015年以来,338个县在义务教育阶段累计投入2544亿元,新建学校1598所,改扩建学校近4万所,新增学位368万个,累计建设各类校舍面积5097万平方米,新建体育运动场馆4424万平方米,新增实验室、功能室13万间,新增教学仪器设备价值1194亿元,新增图书2.2亿册,新增计算机163万台。

另一方面,教师资源配置持续优化。各地不断建立和完善教师补充机制,改革编制管理。据不完全统计,自2015年以来,338个县共补充教师约22万人,其中音体美科学信息教师约4万人,占比18%;参与交流的校长和教师29万人次。

同时,特殊群体权益得到了有力保障。各地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保障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加大农村留守儿童关爱力度、提高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水平、提升特殊教育水平,努力保障各类特殊群体公平受教育的权益。

此外,教育教学质量得到提升。各地创新实施多种联盟办学模式,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

义务教育均衡面临的五方面问题

田祖荫介绍,2018年实现均衡发展的338个县中,有175个县是国家贫困县,其中有118个处在集中连片特困区,有39个县在“三区三州”,有140个县是少数民族县,17个县是边境县。这些县虽然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仍然存在不少问题和薄弱环节,主要有这样四方面:

一是认识不足。一些县对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目标宗旨认识不清,没有做到雪中送炭、补短板,而是在搞锦上添花,变相办重点,校际差距没有真正意义上缩小,存在择校热、负担重的问题。一些县财政困难,工作中存在畏难情绪和等靠要思想,一些县政府有关职能部门履职不到位、不充分,存在有人干、有人看的现象,未形成综合合力。

二是规划不科学。一些地方没有科学研究和预测人口流动趋势,学校规划不合理,城区、县域学校用地紧张,338个县中,约2/3不同程度地存在占地面积不足、运动场地面积不足、校舍面积不足等问题。

同时大班额、大校额的问题仍然比较普遍,有164个县存在3000人以上的大规模学校,占比48.5%。338个县中,45人以上小学班级比例为28.9%,55人以上小学班级比例为6.9%,50人以上初中班级比例为43.6%,60人以上初中班级比例为6.2%。

三是投入不足。一些地方农村学校校舍陈旧,功能教室数量不足,面积不达标,实验室设备老旧,计算机、电子白板需要更新,图书、配置复本量大,适合中小学生阅读的书籍不多。一些农村寄宿制学校生活设施差、床位紧张、宿舍条件简陋、洗澡间热水供应不足、食堂设施不完善,有的地方大量使用旱厕,且未做无害化处理。

四是政策不落实。教师队伍建设依然滞后,包括编制管理与使用存在问题,338个县中有162个县不同程度存在有编未补,同时许多地方大量招聘编外教师,128个县共聘任4.6万名。一些地方教师结构不合理,比如学科结构不合理,338个县中有257个县不同程度缺少音乐、体育、美术、科学、外语、计算机教师,共缺2.8万名。

教师年龄结构也有不合理的现象,特别是农村教师年龄老化,有14个县45岁以上教师比例超过48%。性别结构不合理的现象也存在,少数学校女教师比例达到70%,有的城镇小学女教师占比达到90%。

教师建设存在的问题包括教师、校长的交流机制不健全,一些地方教师、校长交流轮岗制度不完善,有20个县的教师和校长交流比例低于10%。另外教师培训力度不够大,一些地方没有安排足够的教师培训专项经费,没有按照教师工资总额的1.5%拨付培训经费,约400所学校未落实公用经费5%用于教师培训的政策。

第五是理念落后,能力不强,学校管理和内涵发展依然水平不高。338个县普遍存在硬件建设进步大,而管理水平相对滞后的现象。一些地方农村学校教师素质不高,对新装备的功能教室和仪器设备的使用意愿不强、使用能力不够、使用率较低。

一些学校常规管理不规范、安全管理意识不强,在人防、物防、技防等方面存在短板,没有专职保安,没有应急疏散示意图,安全标识设置不规范,食堂管理和宿舍管理有漏洞,不少学校内涵发展水平不高,没有建设浓厚的校园文化,课程改革能力不足,学生学业负担重,肥胖、近视、睡眠不足等问题不同程度存在。

2019年从四个方面下手

田祖荫介绍,2019年将主抓四个方面的重点工作:

一是加强督政压责任。持续推动地方政府切实落实好主体责任,在发展规划、财政投入、资源配置上优先保障义务教育,加强控辍保学力度,充分发挥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在脱贫攻坚中的作用,优化学校布局,确保校园和师生安全。严格控制重点校大校额、大班额,不断适应新的入学变化和需求。

二是精准扶持兜底线。持续推动各地向贫困地区和薄弱学校倾斜,建立监测长效机制,补齐短板,抬高底部,确保所有义务教育学校(含教学点)基本办学条件都达到“20条底线”要求。

三是加强师资提质量。推动各地优化师资合理配置,创新编制管理,大力提升乡村教师待遇,把师德师风作为评价教师队伍素质的第一标准,确保城镇学校、优质学校每学年教师交流轮岗的比例不低于符合交流条件教师总数的10%,在全社会重振师道尊严。

四是深化改革重育人。推动各地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育人体系,加强学校科学化、精细化管理,克服“五唯”的功利化评价导向,深入推进校园文化建设,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负担,促进学生全面发展。